北京修正科技创新中心

        修正药业集团科技创新中心经过15年的建设,形成集科技管理、创新药物研究、新技术成果转化于一体的科研体系。是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药质量控制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中药制剂实验室(三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全国企事业知识产权试点单位、专利工作交流站、吉林省中药现代化工程研究中心、中药标准化关键工程技术重点实验室。


        修正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重的研发思路,努力实现创新药物研发的“差异化,特色化”,做到“生产一代,研发一代,储备一代”。多年来,共开发并投产上市的新药品80个;保健食品、保健卫生用品、化妆品共计200多种。完成工艺技术攻关400余项,质量标准提升300余项。承担国家重大科技项目32项,省级科技项目116项,市级科技项目18项。形成了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品种和核心技术,共获国家授权专利252项,其中发明专利58项、实用新型6项。

NCE新药在中国的专利布局





上期回顾

      上期我们对20年(1995-2015)获得首次批准上市NCE新药的化合物专利情况进行了简单梳理,总计有415个。其中,除CFDA(中国)外,三大药品审批机构,即FDA(美国)、EMA(欧盟)和PMDA(日本)首批NCE新药总计达到405个,无论是在新药审批还是专利保护平衡机制方面,都对制药产业格局起着引导作用。


问题来了

      那么这些非中国首批的新药,是否会在中国上市?是否会在中国布局化合物专利保护呢?而在中国首批的上市新药,化合物专利保护情况是否会有所不同?让我们来看看以下统计数据:


(1)20年NCE新药,以首批年份统计,有/曾有化合物专利占当年上市比例最高83.33%,无保护比例最高78.57%


      在中国,1985年开始实施专利法制度,然而,对于涉及药品的化合物结构,并不授予专利权,申请人需要以制备方法“曲线”保护。1993.1.1,第一次专利法修正案实施后,才对药物的化合物结构授予专利权。结合图1,我们可以看到,在1996年首批NCE新药中,约26.32%是通过制备方法来进行专利保护,峰值一度达到33.33%,直至2005年后呈总体下降趋势。而在1996首批NCE中,更有高达73.68%的NCE新药在中国是无化合物专利保护的,直至2015首批的药物中,仍有31.82%。


(2)非中国首批NCE新药在中国获批数量,从2010年大幅度增长


      NCE新药由于研发成本高而成功率低,获得首次批准上市后,原研药企常常在他国再次申报或许可销售权,以实现其产品最大化。而仿制药企则会根据风险收益综合评估,决定是否进行仿制。


      随着中国用药需求的不断增长,从图2看出,已经有越多的非中国首批NCE新药在中国再次上市。其中,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是从1995年首批NCE新药开始统计,然而,中国最早上市却是在2007年,只有1个,从2010年,大幅度增加至36个,此后至2014年,一直维持在两位数,在19-45之间,然而2015却骤降至2个,排除末期数据更新问题,或许与CFDA酝酿药品审批政策有一定关系。(注:中国上市数据综合多个数据来源,仅供参考)进一步,非中国首批NCE新药,在2007年上市的,为2001年,美国首批的Ziprasidone,而1996年非中国首批的NCE新药最早在2009年上市,为Latanoprost,而该药在中国并无化合物保护。


(3)非中国首批的NCE新药在中国上市占比约为2/5!


      据CFDA公布的药品审批信息,在415个首批NCE新药中,173个在中国陆续上市(包括原研药进口与国内仿制药),约占比41.69%。其中163个为非中国首批占比约40.25%,约2/5。具体来看,FDA首批的NCE新药在中国上市最多,占比约42.32%,有113个,而PMDA首批的最少,有22个,占比约30.99%


(4)已在中国上市NCE新药,至2016年仍有化合物专利保护的不到1/2


      根据各国专利法及相关国际条约规定(这里具体指中国、日本、欧盟、美国),本国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在审查专利申请是独立的,不受影响的,换言之,某专利申请在美国获得授权的,在中国不一定就能授权。因此,对173个陆续已在中国上市NCE新药中,我们进一步对其化合物在中国是否有专利保护进行了检索查询,其中,能够确认有化合物专利保护的有85个,占比为49.13%,不到1/2,图4。其中,CFDA首批的NCE新药,有化合物专利保护的比例最高,为70%,却仍未达到20年首批NCE新药在美国有化合物专利保护的占比—81.69%(见专题分析第1期),最低为在PMDA获得首批的NCE新药,仅为36.36%。

(5)中国有原研药上市(进口)的,有化合物专利保护的占比约略高于1/5,为23.78%


      上面提到,在中国已上市的NCE新药包括:1)原研药以进口方式(新5类)在国内上市;2)国内制厂商以仿制药,包括以新注册化药分类3和4类(旧分类3.1和6类)获批上市两大类。一般认为,如果原研药在中国上市,为了维护其市场利益,原研企业必将使用专利,特别是化合物专利的排他权来限制市场竞争,甚至形成垄断,即无仿制药能获批上市。据统计,在173个中国已上市NCE新药中,是原研药上市的有143个,占比约82.66%。然而,在这143个有原研药上市的品种中,目前有化合物专利保护的仅有34个(数据统计至2015年),占比约23.78%,其他尚在审查中(复审)1个,化合物专利失效46个,没有检索到化合物专利申请的高达62个,似乎与预想不同



       进一步统计,原研药已在中国上市而且有仿制药上市的,有64个!其中,有28有或曾有化合物专利保护,但是,目前仅有2个尚在保护期,API分别为EscitalopramOxalate和Luliconazole,不过,马上,即将,在2016-2017年过期。另外,还有一个原研药的专利尚在审查中(复审!)就已上市


      综上,从化合物专利保护来看,虽然从趋势来看,各制药企业越来越重视在专利在华布局,有或曾有化合物专利保护占当年上市药物比例一度超过80%,然而,具体结合专利期届满情况,实际在中国有保护至2016年已不足1/2,这里面是否有更多仿制药上市的机会,还是专利布局策略需要结合中国情况作出应变?在此抛砖引玉。更进一步,专利失效后,仿制药上市就变得畅通无阻?我们面对即将失去化合物专利保护,即大家通常说的面临专利悬崖的新药,应该采取怎样的策略?期待同行探讨,并敬请关注本主题第3期专利分析:专利悬崖对主流创新药的市场挑战


上一篇:国内新型磷结合剂匍匐前进
CRISPR 专利战:Broad vs Berke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