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修正科技创新中心

        修正药业集团科技创新中心经过15年的建设,形成集科技管理、创新药物研究、新技术成果转化于一体的科研体系。是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中药质量控制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中药制剂实验室(三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全国企事业知识产权试点单位、专利工作交流站、吉林省中药现代化工程研究中心、中药标准化关键工程技术重点实验室。


        修正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重的研发思路,努力实现创新药物研发的“差异化,特色化”,做到“生产一代,研发一代,储备一代”。多年来,共开发并投产上市的新药品80个;保健食品、保健卫生用品、化妆品共计200多种。完成工艺技术攻关400余项,质量标准提升300余项。承担国家重大科技项目32项,省级科技项目116项,市级科技项目18项。形成了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品种和核心技术,共获国家授权专利252项,其中发明专利58项、实用新型6项。

HCV药物研发进展综述(六):中国丙肝治疗现状与未来





导读

      丙肝病毒感染是肝硬化和肝癌的主要原因,是越来越被重视的健康问题。

      丙型肝炎感染呈全球分布,共有1.7-2亿人感染HCV,其中1.3-1.5亿为慢性HCV感染,约占全球总人口3%,每年新增感染者约350万,每年因丙肝死亡病例约35万-50万。

      丙肝主要经血液传播,包括未经筛查的输血、共用针具、消毒不善的医疗服务(手术、针灸、牙科和内镜等)及纹身纹眉等,性接触和母婴垂直传播等。上世纪90年代之前主要通过输血及输血相关制品传播,自从我国加强了血液制品的管制,将丙肝抗体检测引入了献血者的筛查,经输血传播丙肝已经明显减少。近年来新发现的丙肝感染集中在共用注射器、男同性恋以及HIV感染者中。

中国,丙肝的流行病学

      丙肝的急性感染是无症状的,部分慢性感染症状也不明显,极易被忽视,所以丙肝的检出率一直很低,即使发达国家也不高(法国有超过4成的HCV感染者不知道自己感染HCV)。

      在中国丙肝的公众认知度太低,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调查显示只有38%的人听说过丙肝,远低于甲肝(91%)和乙肝(95%)。所以中国的丙肝检出率更低,临床上多数是例行体检、术前检查、胃镜或肠镜等侵入性检查前查血时被发现,少数是身体不适、肝硬化或肝癌就医被诊断。

      非洲和亚洲是丙肝流行的重灾区,中国过去一直被认为是丙肝的中、高流行区。但是中国的丙肝患者人数一直有些争议,几次不同方式的调查结果相差巨大,现在普遍认为中国的丙肝患者人数约为1000万到4000万。

下面是几次调查的结果:

      据1992~1995年对30个省市145个疾病监测点血清流行病学调查资料显示,抗HCV阳性率平均3.2%,以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中国人口11.

      4亿计算HCV感染人数超过3600万,2001年第五次人口普查人数计算HCV感染人数超过4000万;

2002年陈等报道,中国成年人群HCV感染率2.57%,在特殊人群如白血病(36.4%)、血液透析(43%)、有偿献血者(12.7%)、吸毒人员(64.1%)、性工作者(13.1%)均有较高的感染率,按第五次人口普查人数计算HCV感染人数超过3000万。

      2011年CDC利用“2006年中国乙肝血清流行病学调查”所保留的血清进行HCV筛查。结果显示:中国1-59岁人群抗-HCV流行率0.43%,计算感染人数为590万。再加上官方公布的高危人群如HIV感染者、血液透析者、吸毒者根据CDC公布感染率计算约170万,合计760万。算上其他高危人群如男同、性工作者、有偿献血、纹身人群、整形美容等中的丙肝患者,估计总数大于1000万。

      上述统计主要是基于血清抗HCV抗体的检查。WHO给出的丙肝确证分两步:第一步是血清抗HCV抗体检查;第二步如果阳性做HCV RNA检查。单纯的血清抗HCV阳性不能说明是慢性丙肝,主要是因为急性丙肝感染患者病毒自动清除后血清抗HCV仍然是阳性。

丙肝感染人群快速增长

      卫计委公布的中国传染病数据显示,近十年来丙肝感染报道病例以每年两位数的速率快速增长,到2015年报道的病例已超过23万人。这些可能是受益于检测技术的进步、丙肝及健康意识增强和医疗条件的改善等多方面原因,检出率相对于中国庞大的基数(1000万到4000万)仍然有待提高。

丙肝感染人群分布

      中国抗HCV阳性率在分布上有一定的地域差异,以长江以北的阳性率高于长江以南,阳性率无性别差异。部分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丙肝高发。

丙肝病毒基因型及分布

      在中国有HCV基因型1/2/3/6型流行,大陆以1b为主,其次是2a和2b型。不同地区HCV基因型存在差异,其中北方地区基因型较单一,以1b和2a型为主;南方地区HCV基因型种类较多,以1b型为主,2a、3a、3b及6a型各自占较大比例。香港地区6a占第二位,广东地区6a型有增多趋势。

丙肝治疗在中国

      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默沙东1998年最早上市的治疗方案:长效干扰素(PEG化干扰素α)/利巴韦林联合治疗,长期以来一直作为抗丙肝治疗的标准疗法。该疗法根据基因型和病毒应答调整疗程,总的来说基因型1/4治疗周期48周(一年),基因型2/3治疗周期24周(半年)。

      目前在中国大陆现行的治疗方案是干扰素/利巴韦林。国内市场上干扰素主要有聚乙二醇干扰素α-2a、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重组人干扰素α-2a和重组人干扰素α-2b。其中干扰素市场基本被长效干扰素(聚乙二醇化)所垄断。其中罗氏的派罗欣(聚乙二醇干扰素α-2a)占市场一半、先灵葆雅的佩乐能(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占市场的17.7%

      注:国内外多项研究表明,长效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比基于短效干扰素的治疗方案有更高的临床治愈率以及较低的毒副作用,甚至对使用短效干扰素无效或复发病例仍有一定的疗效。虽然长效干扰素治疗方案药品费用更高(长效:65500 vs 短效:10276元),但从长远来看考虑到肝病相关治疗费用的支出,从整个生命周期比较,长效干扰素治疗比短效干扰素治疗的总费用节约15296元.

      目前中国的治疗现状是,更具2011年吴阶平医学基因会开展了一项关于我国丙肝治疗经济负担的调查研究,丙肝患者一次住院平均费用为8212.2元,其中西药占57.25%,检验费占15.85%。

      同时目前国内HCV患者就医率低,中华医学会肝病分会北大肝病研究所所长魏来教授在第65届美国肝病研究学会(AASLD)年会上公布了研究结果显示,在512名患者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丙肝患者没有在确证后第一年接受抗病毒治疗.

      干扰素治愈率低、副作用大,随着近几年来吉利德等公司推出新的抗丙肝治疗药物和药物组合的推出,目前已经逐渐被取代。目前国际市场上干扰素急速下滑,丙肝治疗以直接抗病毒药物为主。2014年全球干扰素市场同比下跌了23.6%,市场份额跌落近10年的低谷,仅为15亿美元。

      由于直接抗丙肝药物目前都没有进入中国市场,海外医疗成为了中国患者的更好选择。特别是印度、孟加拉、老挝的地的低廉药价,在未来这些药物进入中国后,海外医疗仍可能是中国患者的一个重要选择(未来进入中国的抗丙肝药品可能价格不会太低,在国内治疗费用可能更高)。


这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这些年,倒在三期临床的药物(一)